竹北的城市機能發展十分完整成熟,因此我們在設計新建築的時候,先細膩讀取基地週圍大小環境的特質,包含機能、視野、光線與風向等種種看似微不足道的影響,最後決定摒棄過度雕琢的外觀,選擇由內而外、以機能衍伸出外牆的縝密設計。

這種建築的方式,和建築大師們優先考慮搶眼外觀的思考邏輯相反,卻不知不覺呼應了人類最初對建築的理解,像孩子們建構樂高積木一樣,從內部功能面開始搭築規劃。

大硯建築一向愛美,純粹外觀上的雕飾精鑄,對我們而言並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;在割捨種種美麗繁複的裝飾、回歸到內在格局優先、功能優先這種思維邏輯後,整體建築不論內部或外觀施工的層次,反而相對複雜許多。


我們再一次回到居住者的角度,思考建築的本質。外觀上看似簡單的柱列、不規則的窗戶位置,抑或是一片往外拉出的石牆,其實都經過精密計算,具有實用價值與建築美學雙重意涵。

建築的美麗,不只有專注在視覺上的平衡,更珍貴的,是由內而外延伸出的變化。

【五五侘】一座原生於都市的建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