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天空與地面之間,起伏高低的人為線條,就是建築。
一個連結在地面上的長方體,方正的窗戶、方形的門,這種箱形結構是人類對建築物最原始的理解。

 

孩子們生命中第一次的精緻建築經驗,通常來自石塊、積木或樂高。仔細觀察大一些的孩子們創造的世界,大一些的孩子們建構樂高積木建築時,一定先從使用功能開始思考;為了蓋出堡壘的通道或者騎士的瞭望台,成形的外觀將會變成這邊凹下去、那邊凸出來的有趣形狀。

未經訓練的直覺,通常不會先堆砌出一個大大的箱型方盒、再進一步規劃內部的結構,或為外觀再添加種種裝飾。幼兒蓋房子的方式不僅止是遊戲,更是人類基因中面對建築的本能。

隨著文化、藝術、歷史與工業技術的演進,建築成為人類文明中耗資最龐大、花費團隊人力最多的藝術結晶,對美學的期待值,自然也具有遠遠超過其他藝術創造品的高標準。

於是從一個簡單樸素的箱形,逐漸被加上複雜優美的雕琢,例如古典的列柱雕刻、現代感十足的金屬語彙或是幾何線條的材質變化;這些裝飾讓每一座建築都更加獨特,許多建築師為確保自己的作品能吸引眾人目光,總是對建築外觀的設計琢磨再三。

都市的風貌由一座座獨立建築組成,建築物的外觀設計,必需承擔巨大的美學責任。在成熟的建築世界裡,「美」不僅只是一個抽象的目標,而是功能強大的空間符號。

【五五侘】一座原生於都市的建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