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建築終於落定成為僅有十二層樓的兩棟量體之後,「友善的極大值」開始成為我們的思考議題,我們認為一座新建築不僅要融入城市,還要能為城市帶來正面的改變。

都市生活美好的平衡感,往往來自建築物與自然綠地的適當配置。

除了仰賴政府的都市計劃安排,建築人如果也能自發性提供開放式綠地,由一而十、由十而百,整座都會的風貌或生活節奏,必然會因此改變。

當竹北城的居民在街道之間漫步時,建築物退讓的開放式綠地將形成有趣的捷徑空間,讓生活路徑有機會打破XY軸方塊直角的行走模式,從樹影或草地之間悠然穿梭。

五五侘將基地雙面臨路的位置,做了高達37%的大幅度退縮、並開放成為一整片無圍籬的綠苑,社區居民和鄰里都能自由穿越,不僅保留土地原本的記憶,也讓新建築能懷抱著友善心懷成為都市的一份子,用為都市留一方餘地的念想,呼應對建築的誠敬。

如果都市裡的綠地不只來自都市計劃,而是這一座建築退一點、那一座建築讓一點,都市人與都市的關係,必然產生更加柔軟的變化。

這些由建築物主動謙讓退縮、純然開放式的綠地也許面積不大,卻擁有超乎想像的改變力量,並為竹北城帶來寬廣的雍容特質。

友善的極大值,是對土地抱持敬意、對都市謙虛退讓。

以「敬」的深意,成就建築本心。

 

【五五侘】一座原生於都市的建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