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的土地既然如此珍貴稀有,誠實地說,站在資本經濟面的需求,商業利益通常會被優先視為評估標的,建築因此被賦予種種難解難分的枷鎖,從不同角度思考,也是一種面對都市土地時的務實。

但是,回頭讀取基地環境條件後發現,如果要將一樓規劃成獲利較高的臨路商店,就必需迫使整棟建築轉向遷就,成為上方的住宅樓層背對背、建築立面緊鄰馬路的形式。

如此一來當然違反了大硯建築最初的核心本衷。

一樓的臨路店面雖然具有高度商業價值,但它們只佔整棟住宅極小比例,二樓到十二樓的住宅樓層才是主導建築量體的重心,讓住宅回歸到居住者的生活舒適度,是我們最在意的事,因此「商店優先」的建築策略,可以說在鉛筆草稿還沒有成形的階段,就已經輕鬆自然地淘汰成為回收紙張。

「這類建築不是我們想做的,不斷去試、不斷質疑,然後才真正回到比較對的方向。」建築師拿起橡皮擦,把手稿一次又一次擦掉重來。

有所為而有所不為,是建築設計的另一種樂趣;正因為明白曾經放棄了什麼,才能理解最後被留下、被選擇的結果,原來彌足珍貴。

【五五侘】一座原生於都市的建築。